林啊澈

Das Sein zum Tode.向死而生。

The Mighty Fall in Love(1)

CP:朱余/新克/钱志勇X吴宇航/淇轩/孙朴/宁麦

本章新克宁麦上线,注意避雷。


设定外国友人们中文都说得很好没有交流障碍。


方便理解:大白包子甲鱼小新勇哥都是Z大毕业生,大白和包子一起开了客栈,小新在客栈旁边开了清吧。小麦和克酱是Z大刚毕业的研究生,吴宇航和李朱还是在读生,大淇和社会轩哥是隔壁B大和S大的毕业生,后来一起开了一家书吧。


瞎瘠薄OOC,全都是瞎编的,撕逼的不要,大力开脑洞。



01.

天气一天天转热,中村克和麦克沃伊的研究生论文改了又改,终于还是在死线之前让导师点头通过了。


中村和麦克沃伊都松了一口气,作为同期进入Z大研究生院的留学生,经常互相关照,一来二往就熟识直至成为挚友。


毕业典礼如期而至,两人拍完集体照后便一起逛逛校园,再拍几张照片。


“我们一起毕业旅行吧,”小麦拍完最后一张照片之后把相机挂在脖子上,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两个人中文都说得越来越好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完全确定以后的发展方向,是一边搞研究一边继续接受教育还是各自回国找工作,所以麦克沃伊才提出先一起出去散散心的建议。


中村认真地陷入思考,盯着在两旁树荫的遮蔽下投射在校道上影影绰绰的光斑,“我也想去毕业旅行,不过来中国没多久,还没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Cam,你有想去的地方吗?”中村克的长相在亚洲人里面算得上是很好看的,笑起来也是柔和的。


“ummm,我也不太清楚,但我想先逛一逛学校周围的地区,我认识一个本地的男生,说不定他知道我们应该先去哪里,”麦克沃伊拍拍中村的肩,示意他先一起回去收拾一下东西,中午把本地苦力钱志勇约出来吃顿饭。


然而,中村克和麦克沃伊快到饭点都还没把东西收拾到一半,面对宿舍满地的行李,饶是一向细心的中村和麦克沃伊都犯了难,最后两人干脆破罐子破摔,先换了件衣服打算吃完饭再回来收拾。


说起钱志勇也是非常逗的,其实他和麦克沃伊认识也算是缘分。麦克沃伊刚到学校那段时间,刚开始晚上想去游泳,但是又半天找不到游泳池,只好拦住一个男生问路,那个男生便是钱志勇。


钱志勇也是废了老鼻子劲才搞明白这个外国人也想去游泳,但是不知道游泳池在哪,好在钱志勇英语不是很差,一边说一边比手划脚就把麦克沃伊带过去了。


从此之后麦克沃伊和钱志勇就互换了联系方式约着以后也一起游泳,不过麦克沃伊忙,钱志勇也忙,钱志勇是校队的,平时经常要训练,麦克沃伊从实验室出来也不是每天都很早,就不好意思占用钱志勇的休息时间了。


后来麦克沃伊和中村熟了,又是舍友又是同学,作息时间都差不多,就携手游泳池了。


麦克沃伊和中村到餐厅的时候钱志勇已经占了一张桌子了,钱志勇见着中村还有点惊讶,询问式地看着麦克沃伊。


麦克沃伊也没多说,两人互相介绍了对方之后就招呼着一起点菜,顺便聊旅行的事。


钱志勇一口气列了好几个省内的地点出来,跟他们讲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最后圈了个地名出来,“我建议你们先从这个小镇开始噢,商业化气息不重,不容易失望。”


中村和麦克沃伊一知半解地收下钱志勇的纸片,道谢说要请他吃饭,钱志勇觉得没多大点事,就笑着回绝了说,“诶我还以为除了中国有请客文化就没有其他国家是这样的!”


吃完午饭告别钱志勇后,两人又收拾了大半天才勉强分好了旅行用的行李和一些学习用品,两人把两大箱专业书和论文报刊杂志寄存在图书馆里,叫了外卖准备在招待所计划一下旅行。


“我们还是先去这个青云镇吧,我刚刚查了一下,离我们不远,可以坐大巴去,然后再查一下当地的酒店民宿,”中村在笔记本写下“青云镇”,问麦克沃伊,“Cam你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差不多,我们可以走一步看一步,”麦克沃伊倒在中村的床上刷着微博,“刚刚刷到一些周边的攻略,我们可以参考一下。”


两人一直聊到天微微发亮才惊觉已经通宵了,麦克沃伊和中村克都哈欠连连,匆忙爬起来洗了澡,计划着在去小镇的大巴上补个眠。


“空气真好啊!”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补眠的两人醒来都被闷得不行,一下车都还没来得及拿行李,麦克沃伊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叹道。


“是呀,钱君的推荐真不错,”中村还是一副温和又内敛的模样,礼貌地喊不太熟悉的钱志勇为“钱君”。


麦克沃伊以为这是自己不懂的一项中国文化,一边往外扒拉两人的行李箱一边问,“怎么好像没用听别的中国朋友说过,钱君是尊称吗?”


“是尊称,但是日本人才会这么说啦,”中村在旁边接过麦克沃伊递过来的箱子,还不忘科普,“可能在中国文化里,钱先生比较正式一点,不过整个亚洲来说,如果是熟人之间打招呼就会直接叫名字。”


“Got it,”麦克沃伊恍然大悟状,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还不知道这镇上哪里有住的地方,只能一走一顿地盯着导航上的箭头。


中村也不急不忙地在手机上滑出几个攻略,选了个名字比较好听又比较多人推荐的“君故客栈”,指挥着麦克沃伊输入目的地。


也幸好“君故客栈”就在小镇的中心,两人一人拦了一辆摩的就直奔过去了,一路上健谈的摩的司机都对他们这些外国留学生特别好奇,也没有对他们俩的提问感到不耐烦,有问必答。


下车的时候师傅们也特别打趣到,看来我们镇也要火了,连外国人都找来了,以后就热闹了。


表达了感谢后两人吭哧吭哧地拉着大包小包行李箱推开了“君故”的门,门框带动着挂在门上的风铃叮铃铃地响起来。


“欢迎光临——”坐在前台的老板宁泽涛站起来,比两个在学校里已经算高大的男生还要再高上一头。


麦克沃伊脸上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却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呆站了半天,中村克也是一愣,一边拍拍麦克沃伊的手臂,一边笑着说,“你好。”


中村克和麦克沃伊是一样高的,进门时麦克沃伊走在前面,挡住了中村克的一部分视线,麦克沃伊站定后中村克才错开了视线,直观地看见了迎接他们的宁泽涛。


还真是好看的人喔,不仅是脸长得好看,衣品也很好,穿着白衬衫,挽起一小截袖子,精神挺拔。中村克这才明白麦克沃伊为什么会呆住。


麦克沃伊才回过神来,表情不自然地变了一变,把行李箱拉到面前才开口,“你,你好。”


中村克见状干脆把话茬接下来,以免场面太过尴尬,“那个,我们没有订房,请问还有双床房吗?”


“你们来得挺巧,还剩一间,”话音刚落,门又被打开了,风铃依旧清脆悦耳,温热的阳光打在众人的脸上,却不刺眼。


刚进门的中村和麦克沃伊齐齐回头,这次变成中村克目瞪口呆了。


“小新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帅老板笑咪咪地跟来人打招呼,阳光照进他的眼里,流光溢彩的,暖意融融。


“涛哥早啊,今天不知道怎么醒了就睡不着了,干脆就过来了,”余贺新一向对师兄叫自己小新没什么意见,但显然也注意到了拿着大包小包的两人,“你先给他们开好房吧,等会一起帮他们搬上去,”语毕意味不明地对一脸懵的两人勾勾嘴角。


中村克的脸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把身份证给麦克沃伊后,转过身和余贺新面面相觑,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咽了下去。


相对无言。


说来话长,余贺新和中村克在学校里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余贺新正拉着行李箱准备直接到青云镇投奔两个开客栈的师兄,中村克则是搬进来,余贺新之前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该寄到师兄这里的该寄回家的都拾掇清了,就拉了个箱子,而中村克那次拉着两个巨大无比的箱子,两个箱子上面还堆了两个手提包,身上挂着斜挎包背着双肩包,狼狈得不行。余贺新本来好笑怎么还有人自己背这么多东西离校啊。直到对方用带口音的中文夹着带口音的英文磕磕绊绊地解释清楚自己是外国留学生,想先过来熟悉环境的,余贺新才搞明白对方是因为想学习中国文化才从日本过来读研的,倒也心情愉快起来,帮着中村克找到招待所,还领着对方逛了一圈,硬生生在学校又呆了大半天才走。


如果不是中村克被麦克沃伊一起拉着来毕业旅行,两人恐怕是很难再偶遇了。


麦克沃伊已经热络地和宁泽涛聊了起来,宁泽涛低下头忙不迭地低下头给两人登记信息,顺便好奇一头卷毛的澳洲人是怎么想到来这个小镇玩的。


聊着聊着两人才发现,在场的四个人都是Z大的毕业生,包括另一个不在场的老板孙杨在内,就是五个校友了,只不过中村克和麦克沃伊是研究生,宁泽涛、余贺新和孙杨都是Z大本科毕业生。


麦克沃伊很是惊讶地回头寻找中村克的目光,却发现对方是一点都不意外。


“Cam,我和余君见过的。”


“???”


“???”


宁泽涛整个人都呆掉了,房卡拿在手上悬在了半空,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自己的师弟是怎么勾搭上本校的外国友人的。


余贺新:……


中村克:……

稳的 课是可以逃的 不知道一个想考研的大三狗哪来的自信逃课🌚

从头看到尾 很沉重很扎心 有的奶奶还有家人陪伴子孙绕膝 还有的奶奶却只能在孤独中老死 现实是 很残忍的 “这个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命来看”

来来来嗨起来

奶瓶在中罒3罒:

你们吃吃我的鱼狗安利啊宝宝们!!!!!

还有我的孙朴短篇 宁麦短篇 鱼狗短篇 指路首页➡️
自从800自以后我觉得我的微信体就甜不起来了👌🏼
我发现我越更文越掉粉 你们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我跟你们讲✋🏼

那要不 咱点个梗吧 六号浪完回家之后就写

短篇依旧不需要标题 / 鱼狗

刚才信号不好 先转一个😍

奶瓶在中罒3罒:

*吃一口我的安利吧宝贝们*
*此处应@林啊澈 @請問你要來一顆獅子頭嗎 *
*我觉得鱼狗的性格我还处于练手阶段 别拍砖别人参别掐架*
*我觉得我自己更废了*


*有微孙朴 占tag致歉*
*自割大腿肉*

-

1.

“哎哟卧槽徐嘉余你丫挺的又打哪儿折腾回来的!”

李朱濠上着课忙着摇头晃脑还学着不知道跟谁学的京片子瞎嘀咕,晃悠的间隙瞥见左手边窗户上冒出的一坨黑呼呼吓得反手就是一个铅笔盒,并且在划出一个优美弧线后准确地击中了他杨哥。

“……”

如果把杨哥砸得更傻了是被两米大刀追砍惨一点还是帮朴泰桓前辈出赡养费更惨一点?

“Park他打我!”

他选择死亡。

“哟西儿子!爸爸为你骄傲!”后桌的李广源贱兮兮地笑,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就被结结实实地砸了一记,一抬眼儿又是黑呼呼一片:“徐嘉余你怎么又打我!”

“我为李朱濠有你这样的爸爸感到难过。”徐嘉余看都没看他一眼就七转八转绕到一脸懵逼明显还在纠结着是选择死亡还是选择死亡问题的李朱濠前一伸手糊上了对方的头毛开始胡摸,“你给了杨哥一个很好的机会对泰桓哥撒娇,他会谢谢你的。”

李朱濠感觉自己更废了。

“徐嘉余,你打麻将打得很好吗?”

“啥?”

“你抚摸老子头发的动作就像一个自动麻将机在洗麻将。”

2.

“我觉得我正在进行着一场声势浩大的暗恋。”

李朱濠一本正经地对宁泽涛说。

啃到一半的苹果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砸在了地毯上便宜了大地母亲,宁泽涛在心里暗戳戳地提醒自己以后不管李朱濠还是孙杨找他都不能吃东西和打游戏。

“对徐嘉余吗?”

……

其实宁泽涛自认为他在学校里混这么长时间对各种各样稀奇古怪长相的接受度是很高的,但是当他啃着苹果一抬头瞥见李朱濠一听见徐嘉余的名字那张平日里五官都在打架斗殴的脸就变成了一脸害羞的怀春少女的时候,他还是觉得他可能有点晕脸。

“你怎么知道的!”

“就你还叫暗恋,上个课你就差趴人家身上了。克酱让徐嘉余帮忙给余贺新那小子递个东西你那张脸五官扭曲的都要打起来了。”

那么明显?李朱濠绝望脸。

在当室友之前,他对徐嘉余都没有什么过多的印象。可是当自己作为新来的住宿生走进宿舍看见徐嘉余带着张扬放肆的笑容弯着唇角踏着阳光而来伸手接下他行李那一瞬间,他觉得他住宿住的太值了。

太他妈值了。

就这样他和徐嘉余成了最亲密的室友和朋友,偷看彼此睡觉洗澡,一起游泳健身顺便胡乱摸对方精致的锁骨和腹肌,他也会帮喜欢徐嘉余的小女生递情书,或者虚假情假意地说要帮徐嘉余追哪个美女。只是每次他问到关于感情的问题,对方总会低着头不发一言半晌再丢出一句你别问了把自己的话堵上。

李朱濠想大概徐嘉余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你说要是他李朱濠多好啊。

他想要徐嘉余的人,徐嘉余的心,想看见他看他的眼睛里溢满爱意,想触碰他笑起来飞扬的唇角,还想在他难过低落时湿润的眼睛印下一吻——他真想有一天徐嘉余能用他的双眼和嘴唇,注视着他,亲口告诉他,他爱他。

大概也只是想想而已。

宁泽涛啃完了整个苹果都没见对面嘴皮子动一下,动动手腕把苹果核扔进垃圾箱末了还比了个pose,“所以你在愁啥?”

“我表达的痛苦还不够明显吗?我这场暗恋可是太痛苦了好吗兄弟!”李朱濠把胳膊甩得飞起试图证明自己的满腔热血和滔滔江水的爱意,嗓门儿大的像装了个喇叭:“爱而不得多惨啊!”

“但徐嘉余也喜欢你啊,你在愁啥?”

声音戛然而止。

李朱濠愕然地盯着对面的宁泽涛,仿佛想从他眼底里看出个什么所以然,但什么都没有。他知道他又开始无法抑制地思念徐嘉余,突然之间想和他在一起的想法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这种感觉让他痛苦地想哭:“你别逗我啊……”

“他没逗你,我就是喜欢你。”

徐嘉余的声音出生在门口的时候,李朱濠觉得自己脑子里所有的想法都伴随着嗡的一声炸开了。他看向刚才一直跟他聊天的宁泽涛,对方举着手机笑嘻嘻晃晃,屏幕还停留在对话页的样子都被瞳孔清晰放大在脑海里,声音里带着难以抑制的轻颤,“你说什么呢……”

“我说我喜欢你。”门口说话的人顿了一下,“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爱人都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所以李朱濠,你愿意和徐嘉余在一起吗。”

……

那当然是贼几把愿意了好吗兄弟!

李朱濠点头如捣蒜。

他终于,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3.

如果你问李朱濠是怎么被徐嘉余上了的的,那他一定会咬牙切齿地告诉你,都是宁泽涛那小子瞎打报告。

“不是我说,要不是我神助攻你能和徐嘉余在一起吗,他那个木头脑子。”宁大少爷搂着自己的小情人笑的牙不见眼,“我做的这个大好事你得谢我一辈子,你看你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好啊,是不是Cam?”

李朱濠看着麦克沃伊像小媳妇儿样窝在宁泽涛怀里的样子白眼儿翻上了天,霸道总裁的梦中情人真人版吗这不是。

肤浅,庸俗。

你看他和徐嘉余就从来不秀,啧。

当然未来的某一天李朱濠发现当时的事情不是宁泽涛的自作聪明而是一场和徐嘉余肮脏的人口拐卖交易比如早就说好那个时候出现在房门口深情告白表露真心什么的就是为了把自己傻颠颠的卖出去的时候,他已经早就连人带心都被徐嘉余收入囊中了。

李朱濠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么废下去了。

今天除了给孙朴打call还要给甲鱼打call
从此朱余多了一个cp名叫温州骨科
李朱濠已经不要官配200蝶了快抱着他一起睡啊!

只能说非常感动了

今夜我为孙朴和冰洁妹妹疯狂打call